您的位置:主页 > U微生活 >纱玉河整治工程拖延新山又淹水朝野骂翻天 >

纱玉河整治工程拖延新山又淹水朝野骂翻天

作者: 2020-07-29 浏览: 330 次

纱玉河整治工程拖延新山又淹水朝野骂翻天
纱玉河整治工程拖延新山又淹水朝野骂翻天

黄亚福街惨变“水城”,泥浆溢出路面,临时关闭部分路段,让轿车U转改车道。

纱玉河整治工程拖延,豪雨后新山市黄亚福街和附近街道再淹水,朝野政党领袖卯足火力骂翻天。

昨天下午3时许,新山市区下起倾盆大雨,水位迅速从纱玉河暴涨至路面,靠近纱玉河一带的黄亚福街甚至水淹及膝,惨变“水城”,迫使不少浸泡在水中的车辆必须紧急U转改道,交通一度瘫痪,整个市中心狼狈不堪。

内政部副部长兼埔来区国会议员拿督努嘉兹兰接获淹水消息后,昨晚11时50分开始,在短短9分钟内连发4则推特,怒轰依斯干达特区发展局(简称:特区发展局)办事不力,未能有效解决市区淹水问题。

纱玉河整治工程拖延新山又淹水朝野骂翻天

努嘉兹兰周一晚通过推特连发4则推文抨击特区发展局办事不力,大动肝火。

他在第一则推特上声称,该局于2015年向他保证2亿令吉新山纱玉河整治工程能解决水灾,如今却更糟糕。

接着第二则推特为新山市政局抱不平,特区发展局负责规划、委任顾问及外州的承包商,无法让新山市政局接管,新山市政局却被民众抱怨的单位。

第三次发的推特提到,特区发展局向柔佛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卡立诺丁承诺在2017年1月完工,昨天却再次淹水。

纱玉河整治工程拖延新山又淹水朝野骂翻天

黄亚福街处于埔来国会选区,三番四次淹水,令努嘉兹兰狠批2亿令吉防洪工程不见成效。

重新评估特区发展局

最后,他认为有必要重新评估特区发展局所扮演的角色,更狠批该局缺乏工程管理技术,管理层过于安逸,倒不如把发展工程交由新山市政局去执行。

这不是他首次公开抨击特区发展局,前年11月淹水问题再现,他通过面子书呼吁在新山市中心水灾中蒙受损失的商家,向该局或工程承包商索赔,去年10月黄亚福街再次淹水,他要求该局领导层雨季时亲身体验这种淹水的无奈,今年12月份他继续呛纱玉河整治工程一延再延,看不到工程所发挥的经济效益,2亿令吉工程,物不所值。

纱玉河整治工程拖延新山又淹水朝野骂翻天

曾笳恩(左起)、刘镇东、邹裕豪、黄书琪及廖彩彤于周二早上巡视黄亚福街,并指纱玉河整治工程无法防洪。

邹裕豪:两年淹水5次特区发展局高层应辞职

彭加兰林丁区州议员邹裕豪表示,两年内黄亚福街前后至少发生5次淹水问题,而过去两周就发生两次,引发民怨。

他透露,淹水问题影响商业区,导致商家和居民面对损失。

他认为,纱玉河整治工程迟迟未完工,未能解决淹水问题,对于工程进度轻忽以待,促特区发展局高层引咎辞职。

陪同者有士都浪区州议员曾笳恩、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及柔佛再也区州议员廖彩彤。

垃圾堵塞 工地泥浆溢出

另外,依斯干达特区发展局针对黄亚福街淹水事件发表文告,昨天午间下起3至4小时的大雨,但新山市区淹水问题并非纱玉河水位暴涨,而是垃圾及厨余堵塞,加上附近发展工地泥浆溢出路面所致。

文告指出,纱玉河已设定防洪系统,以应付涨潮及大雨,而这项防洪系统是第二阶段工程,在去年12月31日竣工。

文告说,黄亚福街是5个淹水区域,淹水水位达50公分,导致13户家庭共67人被迫紧急疏散到甘拔士甘榜柏马登社区中心,淹水期间部分道路关闭,造成公众不便。

纱玉河整治工程拖延新山又淹水朝野骂翻天

除了黄亚福街,市区其他街道也淹水。

刘镇东:整治工程劳民伤财应查是否涉舞弊行为

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今早巡视黄亚福街及召开记者会,形容纱玉河整治工程简直是劳民伤财,导致公共拨款舍本求末,没有发挥最大的效益。

他对努嘉兹兰接二连三抨击纱玉河整治工程看法表示认同,并称特区发展局不应去做地方政府做的事情,变成重复工作。

他认为,州政府及地方政府应针对上述工程开档调查,工程是否涉嫌疏忽、工程设计出问题或偷工减料等,一旦发现出现舞弊行为,必须采取行动对付相关机构。

他说,卡立诺丁需要出面解决。

纱玉河整治工程拖延新山又淹水朝野骂翻天

新山市区大厦的地下停车场也“沦陷”,雨水淹入停车场,不少车主赶紧把摩托车及轿车移走。

新山“母亲河”耗资2亿净化纱玉河

纱玉河堪称是新山市区的“母亲河”,开埠之初是舟船必经的水道,发挥着重要的航运角色,河流全长3.8公里,位于新山市中心黄亚福街范围内。

2003年政府以“美化新山市区”为名,耗资600万令吉铺盖整条纱玉河,铺盖面积长达1.4公里,宽25公尺,在河面上铺建人行道,该项铺盖工程于2005年竣工。

事隔7年,2012年依斯干达特区发展局宣布重新开启和净化纱玉河,并展开掀盖工程,耗资2亿令吉。

猜您还喜欢 猜您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