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X一生活 >《人类大历史》:自由主义也是宗教吗? >

《人类大历史》:自由主义也是宗教吗?

作者: 2020-06-10 浏览: 510 次

《人类大历史》:自由主义也是宗教吗?

1987年生的宜兰人,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,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。

希伯来大学(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)史学教授哈拉瑞(Yuval Noah Harari)在《人类大历史》中提出重要的洞见:人类现今的文明和力量,是来自于我们能思考和讨论「虚构事物」,这让人类有能力建立比其他动物更庞大的社群,并共享文化的刺激和进展。(更具体的说明可参考我的书评:〈人类大历史:八卦让人类更有力量〉)

道德规範、法律、社群原则、宗教规约,就自然的观点或生物学的观点,这些东西并不存在,然而人类必须依赖他们,才能阻挡社群中的自私者和破坏份子,维持彼此的合作。对于哈拉瑞来说,这些虚构事物是文明的基础。身为不常违法的公民,这些说法对我来说有一定说服力。然而,我并不同意哈拉瑞于此延伸出的某些看法。

《人类大历史》第十二章讨论宗教。在哈拉瑞的分析当中,最新颖的说法之一,是他认为:既然都是源自于「虚构故事」,那幺道德立场跟宗教信仰就没有本质上的差别。

哈拉瑞对宗教给了明确定义:

宗教是以「超人类秩序」为基础的价值观系统。

我们可以很容易辨认传统宗教里的「超人类秩序」:上帝的意念、佛教的因果报应……也可以理解相信基督教和佛教的人,会基于这些「超人类秩序」的不同,而遵从不同的生活规则。然而哈拉瑞的新点子是,他认为资本主义、共产主义等等规範性的理论,也都是宗教信仰:

共产党人也像佛教徒一样,相信有一套自然、不可改变的超人类秩序,引导着人类的行为。佛教相信这一套自然律是由释迦牟尼所发现,而共产党人则认为是马克斯、恩格司和列宁找出了他们那一套自然律。

哈拉瑞指出,若某些规範或价值观并不以超人类秩序为基础,那幺它们就不算是宗教,例如足球规则。反过来说,若某些超人类秩序尚未发展出相应的规範或价值观,那它也不算是宗教的一部份,例如相对论。

在这种分析下,哈拉瑞很自然地把平等主义、自由主义和纳粹的种族进化论列为「以人为中心」的「人文主义宗教」,并且主张,是的,它们也都是宗教:

有神论的宗教,重点在神的崇拜;至于人文主义宗教,重点就是对人的崇拜……认为智人是独特的、神圣的,从本质上便与其他所有现代动物有所不同……
……根据这些自由主义者的说法,每个智人都有着人性的神圣本质。……因此,自由人文主义最重要的诫就是要保障这种『内心声音』的自由,不受外界的侵扰或伤害。而这些诫命统称为「人权」。

纳粹相信「人性」应该要进化,而自由主义者「人性」的价值在于每个个体有最大的选择自由。哈拉瑞同意纳粹和自由主义者对「人性」该如何发挥的理解天差地远,但是他强调:既然这两种道德立场都倚赖「超人类秩序」的存在,那幺它们就都算是宗教信仰:这两种立场都预设了「人」是神圣的,和其他动物不同。

哈拉瑞认为,耙梳历史,我们可以发现有些「超人类秩序」建立在对事实的错误认知上,例如汉摩拉比认为神区分了奴隶和人、纳粹认为亚利安人在基因上比犹太人优秀等等。哈拉瑞进一步指出,其实包含自由主义在内的「人文主义宗教」也不例外,他说,人文主义预设人拥有动物缺乏的某种神圣性,然而:

过去两百年间,生命科学已经彻底颠覆了这个信念。科学家研究人类这个生物的内部运作,并未找到灵魂的存在。越来越多科学家认为,决定人的行为的不是什幺自由意志,而是贺尔蒙、基因和神经突触;也就是说,我们和黑猩猩、狼和蚂蚁并无不同。

哈拉瑞关于人文主义的这种说法被英国哲学家 Galen Strawson 批评为「愚蠢」(1)。我相信若对各种道德理论有所了解,不难看出哈拉瑞论据的问题,例如:

此外,讨论道德的理论家不见得都主张人比动物特别。例如当代支持动物权最有名的哲学家彼得‧辛格(Peter Singer),就反对所谓的「物种歧视」(Speciesism)。辛格的道德哲学基础是效益主义,或许哈拉瑞会主张说,效益主义(或者效益主义倚赖的那些效益增减的事实)也是一种「超人类秩序」,因此也算是宗教信仰。然而我认为哈拉瑞所谓的「超人类秩序」是广大到几乎无意义的概念,因为他认为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也是一种「超人类秩序」。

在这种意义下,原则上我们可以说,人类的所有行动考量和思虑,几乎都涉及「超人类秩序」(物理法则、价值排序、道德规範)。还记得哈拉瑞对宗教的定义吗?「以『超人类秩序』为基础的价值观系统」,若哈拉瑞对于「超人类秩序」的界定如此宽鬆,几乎所有价值观系统在他的判断底下都会变成宗教,这个定义几乎没有意义。

或许有人会想起:那「足球」呢?哈拉瑞不是以足球作为「身为规範或价值观系统,但不奠基在超人类秩序上」的範例吗?

我认为哈拉瑞可能有点难坚持他对足球的分类。因为若这个世界的物理律则有所变动,足球规则很可能也会跟着变动,因此说足球并不奠基在超人类秩序上,或许不是事实。一种可能的回应是:

面对同样的物理律则,我们不但发明了足球,也发明了其他各种规则完全不同的运动,这显示足球跟物理律则的关连,并不如宗教和各种人文主义那幺紧密。因此,足球不算是「奠基在超人类秩序上」。

我可以同意用比较严格的方式来理解「奠基」,然这可能无法处里我们眼前的问题。例如说,面对同一种超自然秩序(以哈拉瑞的例子为例:「苦由欲生」),不同的佛家弟子也可能发展出各种不同的佛学呀,而哲学家,甚至有潜力对于从同一个超人类秩序发展出完全相反的规範体系呢!

另一种可能的回应是:

佛教是为了解决苦由欲生的问题而出现,纳粹是为了解决(他们认为的)人类进化的问题而出现,自由主义是为了解决人的无上自主性的问题而出现,所以,只有当规範或价值观系统是「为了」解决某个超人类秩序带来的问题而存在,我们才能说它是「奠基」在那个超人类秩序上。

即便足球比赛的进行仰赖特定的物理律则,我们可能很难说足球是为了解决物理律则带来的什幺问题而存在的。然而:

以上案例的考察,让我怀疑哈拉瑞对宗教的分析是否恰当。哈拉瑞认为宗教是奠基在超人类秩序之上的规範或价值观系统,但是目前看来,即便有办法解释什幺是「规範或价值观系统」,我们好像也很难对「奠基在超人类秩序之上」做出恰当说明。

虽然我不同意哈拉瑞对于宗教定义的分析,也不同意他对人文主义和宗教的判断,不过那只是《人类大历史》包含的论证的一小部分。

哈拉瑞的重要洞见在于,不管是人文主义还是宗教,都仰赖人们共同相信某些虚构事物,才能拥有为社会带来秩序的功能,而人类具备能做到这些事情的能力,则可追溯到七万年前的认知革命。以此洞见为主体,哈拉瑞也在书中讨论许多更具体的问题,例如行政制度的演进、科学的兴起、父权的由来等等,留待有兴趣的读者探索。

NOTE

➨➨人类大历史:八卦让人类更有力量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P. Doria

《人类大历史》
猜您还喜欢 猜您还喜欢